<output id="el7lk"></output>
  • <mark id="el7lk"><ruby id="el7lk"></ruby></mark>

    <mark id="el7lk"><pre id="el7lk"><td id="el7lk"></td></pre></mark><pre id="el7lk"><strike id="el7lk"></strike></pre>
      <mark id="el7lk"></mark>
          <listing id="el7lk"></listing>

            <code id="el7lk"></code>

            <meter id="el7lk"></meter>

                八百七十八章 商议

                热门小说推荐: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

                本站访问地址更新为:http://www.xzxw.tw 手机版访问地址更新为:https://m.22ff.org

                噼里啪啦。m.。

                五六名看起来精明能干的书办在打着算盘,还有三人在类似帐本的书上,一笔一笔的写着什么。

                一个屋子里,唯有两人什么事也没有做,站在那说话。

                这二人一名看起来像是读书人,但不是书呆子的样子,眼睛很活,身上也没有读书人的傲气,与对方说话是低下身子去,明显有几分讨好。

                对面之人不过是师爷打扮而已。

                这时候屋门一开。

                开封府知府辜明已一提官袍,跨过门槛走进屋里。

                一屋子的人,除了那书生外,其余人都是叫了东主,老爷。

                那书生斟酌了下,上前行礼道:“晚生郑明国见过府台大人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辜明已不置可否,一旁师爷道:“老爷,这一次多亏了这位郑公子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辜明已沉着脸上,露出笑意,点点?#36820;潰骸?#20320;就是林延潮的门生?听宋先生说这一次揭发林延潮这贼子,你可是立了大功。”

                书生连忙道:“晚生不敢当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你是什么时候作他的弟子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在京师时,那时他为天子日讲官,后来跟随他至归德,在同知署?#25105;?#21517;小吏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天地君亲师,你是他门生,为何揭发他?”

                郑明国道:“既是为了公义,也是为了府台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辜明已道:“不要拿这些话敷衍,本府要听真心话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这……这虽说先生待晚生不薄,但晚生不愿屈身为吏,终日抄抄写写的,没有半点烟火气。晚生乃监生出身,想要一个官身,但先生没给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不过官身而已……本府可?#24895;?#20320;,但要看你愿不愿意配合本府。”

                郑明国急切道:“晚生愿意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好,你先写一个告林延潮的状子,到时宋先生会教你,先退下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是。是。”郑明国退下。

                一旁宋师爷对辜明已道:“此人利欲熏心,不是林延潮派来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辜明已点点?#36820;潰骸?#26041;才本官也试过他了,如你所言,但不是本府多心,再三谨慎,不会有错。从归德府取来的鱼鳞册,以及买卖田帐本如何?”

                宋师爷道:“反复看过了,其中又从四百三十七顷可疑淤田中,找出三百六十五顷,也就是三万六千五百七十二亩,这林延?#26412;?#26159;说破天去,也解释不清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辜明已问道:?#20658;?#24310;?#31508;?#22914;何作假账的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手段无非是诡寄飞洒,就是摊至民田或化整为零,但手法绝对是熟手作的。若非是林延?#31508;?#22312;太贪心,要将这三万六千多亩的地都隐匿起来,换作老夫,也不一定能看出来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说着宋师爷捏须,目光一厉道:“但?#25991;?#36825;三十年的钱粮师爷可不是白当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辜明已笑着道:“仰仗宋先生了,对了,你说这替林延潮作假账的熟手是谁?”

                宋师爷道:“我从郑国明那打探过了,是其幕客丘明山,这一?#25105;?#38543;林延潮来开封,但中途支去了山东。此人是归德本地人,乃杨镐推举给林延潮,但名声很不好,是个名副其实的小人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辜明已点点?#36820;潰骸?#20160;么样的官,用什么样的师爷,看来是不会错了,扳倒林延潮后,这丘明山要抓来……让他来给本府办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宋师爷笑了笑称是。

                辜明已又问了宋师爷?#22919;洌?#20877;三确认无误后,最后一点疑虑也没有了,出声道:“明日各府知府齐集,就是林延潮,付知远束手就擒之时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午后的阳光撒下。

                茶楼里,郑明国举起茶杯呷了一口,笑了笑道:“好茶!”

                然后他对身旁跟随他多年的书童道:“那几件破旧的冬衣都可以丢了,再过一两个月,咱们就要去苏州,那里阳光明媚,不似这里风厉得如刀一样。给我斟茶!”

                书童称是,然后给茶杯里斟满茶

                郑明国又呷了一口,看了一眼茶座?#37266;?#21334;唱的盲人父女,生起几分怜悯,然后叹道:“回去?#24080;?#34892;李,后天事情就可以定下,我们马上就走,一刻也不要停留。先生下面有几个人十分厉害,但事情过去了,大局落定后,我早已远走高飞。”

                郑明国说到这里,拿食指往桌上轻叩了?#24178;?#21448;对书童?#24895;?#36947;:“但钱还是要省着花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说完郑明国起了身,?#26377;?#23376;里取了一吊钱放在桌上,然后走下茶楼。

                走至楼梯时,郑明国脚步顿了顿,取了几个铜子赏给了盲人父女。他心底略微?#34892;?#23485;慰,大概是获得‘我虽背叛了先生,但大体上还是个好人’之类的心境。

                然后郑明国背着双手,与书童一并离开了茶楼。

                待快要行至客栈,经过一个巷角时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郑明国惊道,几名官兵包围了他,他抬起头,但见巷子左右的小楼上还有弩手。

                “郑明国?”一名黑脸汉子问询着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是……不是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对方收起画像道:“郑明国请吧!”

                “你们是什么人?是归德府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“不,我们是巡抚衙门的人。”

                郑明国闻言先是一愕,然后立即装出大喜的样子道:“正好,晚生正要见抚台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哦,那还正巧了,?#38382;?#21834;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晚生要向抚台揭发归德府同知林延潮贪墨朝廷数万亩淤田之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这黑脸大汉笑了。

                郑明国也讨好地笑了笑,这时一个人走了过来。

                郑明国的心沉了下去。

                “陈管家,你也在?”郑明国脸色苍白地向?#24405;么?#25171;招呼。

                ?#24405;么?#28857;点?#36820;潰骸?#19981;放心你,?#38472;?#36807;来看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阳光已是沉了下来,而郑明国身子也是软了下去,但黑脸官兵已是拽住了他的衣领,如提小鸡般拎起。

                ?#24405;么?#21521;一旁吓?#27809;?#19981;?#25945;?#30340;书童道:“你是他的书童吧,也跟我们走一趟,放心,不会要你的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次日,河?#21916;?#25919;司巡抚衙门。

                虎头牌,列戟下,数百名巡抚标兵列岗站队,戒?#24178;?#20005;。

                大门面阔五间。

                官员?#20146;?#36735;,坐马车在巡抚衙门前下了后,将手本递给守门官看过后即被放?#23567;?/p>

                随从是不能进了,但官员们在衙门口碰见了,便说着笑着打了招呼,然后寒暄?#22919;洹?/p>

                有的官员面有隐忧,有的则是心底欢喜,众官员都知道今日之议,乃巡抚落?#24503;?#29579;?#22836;?#20043;事。

                天子下旨训斥河南巡抚的诏书,已是上了邸报了,众官员看了诏书,上面措辞强硬。

                杨一魁不可能背这么大的锅,所以唯一的办法,就是在潞王?#22836;?#30340;事上向马玉全面妥协。所以一会的集议上,巡抚估计会向各府县摊派,层层施压。

                众人说说聊聊即走进了巡抚衙门。

                不久开封府知府辜明已的轿子也已是到了。

                身为河?#21916;?#25919;司‘首府’,他来巡抚衙门的?#38382;?#21487;不少。

                官场上默认是,首府官员必为一省巡抚私人。如果不是,那么结果好比,首辅内阁大学士与天子对着干。

                但辜明已偏偏不是,若不是他后台硬,恐怕早就被杨一魁调走。

                辜明已坐在轿子里时,一直闭目?#20102;跡?#19968;会如何如何将林延潮,付知远拿下,再帮潞王在?#22836;?#30340;事上多争取一些,如此以后他河南首府的位子更稳了。他不着急考虑什么升迁,治下人口两百万的四?#20998;?#24220;,整个大明朝没有几个。

                辜明已下了轿子,左右看了看,就有几名卑官上前奉?#23567;?/p>

                本是要进衙门的官员见了他都停下脚步,站在一边相侯。

                见官员们都在候着他,辜明已笑着挥了挥手道:“各位请吧,今日集议恐怕会很长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如众星捧月般,辜明已在十几名官?#36125;?#25317;中进入巡抚衙门,然后到了二堂。

                日?#26041;?#28176;升起了。

                二堂里已候着不少官员,辜明已入内后感觉气氛还好,还有?#24178;?#35828;笑声。

                他转过头看了一眼,但见东角里,穿着五品官袍的林延潮,正与几名官员说话,神态轻松随意,看不到一丝忧虑。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看见了辜明已后,也是看了过来,然后遥遥行礼,十分的恭敬。

                辜明已心?#23376;行?#35749;笑,大概是觉得林延潮还能如此悠闲多久,实是可笑。

                辜明已也是还礼,礼数上还是作足了,再等等就是掀牌的时候。

                省里大员还没到,马玉也没来,故而二堂上众官员各自闲聊。辜明已自也有一帮交好的官员,谈论之间他没有觉得今日自己这一帮的人,比往常似少了三分之一。

                二梆敲过后,堂?#24149;?#21709;。

                众官员都是起身,面北行礼。

                然后巡抚杨一魁,左布政使龚大器,按察?#23521;鉅还穡?#24033;按曾乾亨等省里大员齐至,此外马玉,高淮两名内监,以及礼部?#20960;?#20107;中万象春,璐王府左长史萧生光等京里的官?#34180;?/p>

                行礼参见后。

                众人坐定,杨一魁问道:“堂外还有无官员?”

                堂?#27814;?#33267;道:“还有各府佐贰官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杨一魁道:“既是本省集议,让他们也上堂?#31383;傘!?/p>

                于是各府的佐贰官也被请至堂上。

                这等聚议,都是要五品官员以上的,而且河南佐贰官,多是散厅,没有什么权力,来省里也只是正印官的传声筒,请不请他们上堂其实没什么区别。

                但杨一魁发话了,他们也被请上堂来。

                (快捷键:←)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(快捷键:→)
               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、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!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,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!
                本站所有?#31456;?#23567;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!情节内容,书评属其个人行为,与爱书网立场无关!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?#19968;?#32852;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?#37073;?#21363;作删除!
                澳门星际赌场

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el7lk"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1. <mark id="el7lk"><ruby id="el7lk"></ruby></mark>

                <mark id="el7lk"><pre id="el7lk"><td id="el7lk"></td></pre></mark><pre id="el7lk"><strike id="el7lk"></strike></pre>
                  <mark id="el7lk"></mark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listing id="el7lk"></listing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"el7lk"></code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eter id="el7lk"></meter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el7lk"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mark id="el7lk"><ruby id="el7lk"></ruby></mark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ark id="el7lk"><pre id="el7lk"><td id="el7lk"></td></pre></mark><pre id="el7lk"><strike id="el7lk"></strike></pre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ark id="el7lk"></mark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listing id="el7lk"></listing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"el7lk"></code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eter id="el7lk"></mete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六合彩48期开奖结果 彩票11选5 彩库宝典最快开奖号码 七位数走势图立体球 泰勒公式的意义 农村致富好项目 采乐乐南粤36选7好彩1 雷速体育篮球比分app 河北20选5最新开奖时间 体彩排列三走势图综合版 广西快乐十分彩乐乐 香港六合彩透码总部 25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彩民网 6合宝典全部资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