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utput id="el7lk"></output>
  • <mark id="el7lk"><ruby id="el7lk"></ruby></mark>

    <mark id="el7lk"><pre id="el7lk"><td id="el7lk"></td></pre></mark><pre id="el7lk"><strike id="el7lk"></strike></pre>
      <mark id="el7lk"></mark>
          <listing id="el7lk"></listing>

            <code id="el7lk"></code>

            <meter id="el7lk"></meter>

                六百五十章 甄家的打算

                热门小说推荐: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

                本站访问地址更新为:http://www.xzxw.tw 手机版访问地址更新为:https://m.22ff.org

                待下人禀告时。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不由心道这甄家早不上门,晚不上门,非要在林延寿县试几乎落榜时上门。

                林浅浅正给林延潮扣衣服,也是道:“相公,这甄夫人我见了几次,乃极为势利之人,之前因你被罢官夺职之事,对我们家就冷淡了几分,好几次我们派人上门,都没给好脸色,这一次他们上门来不会是要赖掉这亲事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道:“这要见了才知道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此刻甄老爷与甄夫人正在林府正堂。

                甄老爷五十多岁,卖相很好,一见就知饱读诗书的读书人。

                甄老爷乃隆庆年间的举人,考五六次进士,但却没有中,于是绝了科举之念,在家习字作画为乐。甄家世代为官,还?#27973;?#36807;臬台这等显贵,所以就甄老爷而言就算不做官,也没什么。

                相反在家当了寓公,也是当时文人常有的事。

                甄老爷呷了口茶道:“好茶,这是六安的松萝,看来状元公虽罢官,但林府日子过得却不差嘛。”

                甄夫人冷笑道:“不过是在我们家面前打肿脸充胖子而已,都到这了,你可别再心软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甄老爷叹道:“可?#27973;?#23572;反尔,并我读书人所为啊,传出去恐为人不耻。”

                甄夫人粗鲁地道:“老爷这事,我们来前都说?#20204;?#26970;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我只是担心状元公不?#20064;。?#21453;而得罪了人家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在二人身旁还有一年轻?#35828;潰骸?#22823;姨夫大姨妈,你们放心,只要报出我干爹的名头,量他就算是堂堂状元也不敢如何,何况他正罢官闲住,更不足为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见那年轻人自信满满的样子,甄老爷,甄夫?#35828;懔说?#22836;。

                这时林延潮,林浅浅已至。

                三人一并起身,林延潮笑着道:“劳两位亲家久候,真有失远迎。”

                甄老爷也是第一次见林延潮,但见林延潮年纪甚轻,一看即知温润如玉的谦和君子。

                甄老爷心道,若我女儿嫁得此人,该多好才是,纵使他被夺了职,也是无妨,?#19978;?#24590;么偏偏是他堂兄。

                甄老爷心底感慨了一番,他中举比林延潮早,但他不是进士出身。一把年纪的举人,如果没有官身,见了二十岁出头的进士,也要行礼参见的,又何况林延潮状元及第。

                不过林延潮拿甄家当姻亲,故而也是放下身段来,行后辈之礼。

                甄老爷知礼数,不敢托大正要还礼,却见甄夫人使了眼色。甄老爷?#34892;?#20026;难,也就改了平礼相见。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一见就知,在甄家拿主意的是这位甄夫人。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见甄夫人身后有一年轻人,在府内一副行止随意的样子。对?#23047;?#21521;自己时,目光先是打量了两眼,然后方才施礼。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见此人,没有如其他年轻士子见到自己时那?#31895;?#20043;色,反而有几分平起平坐来。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向甄老爷问道:“这位是?”

                甄夫人抢着道:“这位是我大侄儿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说完这年轻人上前笑着道:“晚生?#27966;?#35265;过状元公。”

                然后?#27966;鶇有?#23376;中取一封帖子,双手奉上。林延潮没有伸手去接,而是让?#24405;么?#19978;前接过帖子,再递给自己。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见了帖子,不由恍然,原来这年轻人是这等来头,难怪这份得意的样子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原来仁兄是中贵人张大珰的公子,?#19968;嶁一帷!?/p>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言中所指的中贵人,张大珰是谁?乃是张鲸。

                要知道现在内相虽是冯保,但小皇帝与冯保关系一直不是很好。小皇帝本人最宠信的侍从宦官,有三人而且都是姓张,一位是张宏,一位则是曾来府上的张鲸,还有一位则是张诚。

                张宏年纪?#19979;酰?#19988;一贯处事严谨,严于律己,外官很少见到他。

                张诚虽也得小皇帝宠信,却当不得中贵人这三字称呼。

                唯有张鲸得此称呼。这张鲸平素与林延潮打得交道不多,不过自己知他是天?#26377;?#36817;,与兵?#21487;?#20070;张学颜兄弟相称。张鲸?#22995;?#30343;帝的权势,还?#20204;?#20449;,家人替他暗中收揽权势,收受贿赂。

                而这?#27966;?#23601;是张鲸的干儿子,不过也没什么,听闻张鲸干儿子十几个,但此人敢在自己眼前摆谱,那就不懂得掂量自己了。

                不过林延潮已经知道甄家一行上门,可谓来者不善。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笑容已是敛去,淡淡地道:“几位都是稀客,请坐!”

                当下众人一并入座。

                重新上了茶后,大家没营养的寒暄一阵,然后甄夫人给甄老爷频?#23521;?#33394;。甄老爷受迫不过,这才向林延潮道:“怎么不见令兄?”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道:“县试还有三场,故而家兄在房里安心读书,以免分心。此失礼之处,我想亲家可以体谅一二。的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当的,当的。”甄老爷连忙笑着,又见甄夫人催促的脸色,不由心下踌躇。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看甄老爷与甄夫人的神情,不用猜也知道大半。

                他们甄家本来答允这婚事就勉强,眼下林延潮被罢官,林家势力大弱,又加上林延寿县试居然考了个一百名开外,这还是副榜上的名次。

                眼见林延寿如此废材,林延潮将心比心,若是甄家真要退婚,也算是人之常情吧。

                但这也没什么,退婚之事也属正常。

                君不见‘退婚流’小说之盛行,这年头谁要没被退婚过都不好意思出门见人。

                男人总是在退婚中成长嘛,说不定堂兄经此一事,悟出了‘莫欺少年穷’的终极奥义,从而一发不可收?#21834;?/p>

                但是甄夫人直?#30001;?#38376;说明此事,林延潮虽不高兴,但说不?#23478;不?#31572;允,毕竟强扭的瓜不甜嘛。可他还要带着他的侄儿,这分明是要借助张鲸的势,来压林延潮。这倒令林延潮心底十分不快了。

                甄夫人笑着道:“我们这一次不是空手上门。来人!”

                说着甄府的下人端上礼盒,甄夫人满脸笑容地道:“来的寒碜,不曾备下重礼,令兄大考,故而送上白银五十两,四季衣裳一套,不成敬意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,林浅浅对视一眼,心道,不对啊,这情况看样子不是来上门退婚的,否则不会还送礼。难道是甄家知强行退婚为人不耻,因此心底愧疚,故而送金银来弥补。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哪将这点东西放在眼底:“金银衣裳之事,我家里也不?#20445;?#20146;家有话不?#26519;?#35828;。”

                甄老爷笑着道:“状元公,快人快语,不过这些话老夫想当面?#35059;?#19979;令兄的意思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道:“吾兄正在备考,实不宜分心。亲家可与我直言,?#34892;?#20107;上我还是可以替家兄做主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当然不愿甄家见林延寿了,这退婚之事当面和林延寿说了,那不是瞬间爆炸?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不把林延寿放出去,不是为了自己,而是为了你们甄家好。

                甄老爷被林延?#26412;?#21518;不好继续说,一旁?#27966;?#25509;过话来:“我大姨夫大姨妈也知尊兄大考在即,不过征询之事不会耽搁太久,我大姨夫大姨姨今日来就是想与令兄一晤而已,别无他意,请状元公不要误会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这?#27966;?#35828;完,甄老爷甄夫人都是一并点头。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也不知甄家卖得什么药,但毕竟他们还是名义上的亲家,也不能拦着他们不见自己女婿。于是林延潮?#24895;?#20102;下人一句,把林延寿请至堂上来。

                片刻后林延寿来至堂中,然后甚有礼数的甄老爷,甄夫人行了一礼口称员外,员外夫人。

                甄老爷,甄夫人也是一并点点头,态度甚是?#25512;?#20063;没看出什么两样。

                甄老爷道:“既是贤侄在这,我就当面说了。听闻贤侄这一次县试名次颇为不佳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林延寿涨红了脸,林延潮在旁道:“甄员外此话怎讲,还有三场未毕,不敢轻下断语。”

                甄夫人笑着道:“状元公,你我都是明白人,以令兄的名次其实?#24310;?#33853;榜无异。你或以为我们甄家有嫌弃之意,但实是?#20174;小?#31185;场之事,哪里有一定的,今朝不中未必明朝也不中了。我们此来是告诉令兄,尽管放宽心,一朝失意没什么,下一科可以再考,来日方长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这转折够厉害的,林浅浅听了满脸羞愧,甄家这么大度,自己真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。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却心知,哪里有这么简单:“甄夫人话中有话?”

                甄老爷立即向甄夫?#35828;潰骸?#22827;人来,咱们喝茶喝茶。”

                甄夫人怒瞪甄老爷一言,然后强笑着道:“瞧,状元公说的,其实也没什么。我想请令兄入赘我甄家而已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入赘!

                这……这转折也太快了。

                好嘛,今天本以为甄家是来强行退婚的桥段,没料到画风一转竟成了?#31185;?#26519;延寿入赘了。

                话一说出口,甄老爷一副追悔莫及的样子。

                ?#27966;?#21017;是频频点点头,示意姨妈做得对。

                甄夫?#35828;?#20102;侄儿支持,当下更没什么好顾及的口里如连珠炮地道:“我们甄家书香门第,?#33258;?#28145;厚,不比那些一朝得意的寒门之族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听到这里,林府上下脸色都是一变。

                你这话什么意思,还不是分明讽刺我们林家就是一朝得意的暴发户吗?

                “你们去居?#22836;?#38543;便问问,哪个不知我甄家的名声。说来也是,我甄家虽称上乐善好施,但子嗣不盛,让汝兄入赘,也是想继我甄家香火。”。

                a


                (快捷键:←)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(快捷键:→)
               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、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!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,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!
                本站所有?#31456;?#23567;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!情节内容,书评属其个人行为,与爱书网立场无关!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                澳门星际赌场

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el7lk"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1. <mark id="el7lk"><ruby id="el7lk"></ruby></mark>

                <mark id="el7lk"><pre id="el7lk"><td id="el7lk"></td></pre></mark><pre id="el7lk"><strike id="el7lk"></strike></pre>
                  <mark id="el7lk"></mark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listing id="el7lk"></listing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"el7lk"></code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eter id="el7lk"></meter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el7lk"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mark id="el7lk"><ruby id="el7lk"></ruby></mark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ark id="el7lk"><pre id="el7lk"><td id="el7lk"></td></pre></mark><pre id="el7lk"><strike id="el7lk"></strike></pre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ark id="el7lk"></mark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listing id="el7lk"></listing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"el7lk"></code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eter id="el7lk"></mete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幸运飞艇开奖结果直播 苹果心水论坛香港 体彩排列3专家推荐号码 北京pk10牛牛官方开奖 6场半全场开奖结果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号8月5号 平特三尾 11080期半全场 49选7开奖走势图 皇冠赢三张现在叫什么 11选5 内蒙时时彩中奖规则表 体彩6+1开奖号码 网上赚钱 王中王马会资料提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