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utput id="el7lk"></output>
  • <mark id="el7lk"><ruby id="el7lk"></ruby></mark>

    <mark id="el7lk"><pre id="el7lk"><td id="el7lk"></td></pre></mark><pre id="el7lk"><strike id="el7lk"></strike></pre>
      <mark id="el7lk"></mark>
          <listing id="el7lk"></listing>

            <code id="el7lk"></code>

            <meter id="el7lk"></meter>

                第三十三章 落地还钱

                热门小说推荐: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

                本站访问地址更新为:http://www.xzxw.tw 手机版访问地址更新为:https://m.22ff.org

                见沈师爷犹豫,林延潮却有主意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沈师爷,我是洪塘人,这一次来省城,路过洪塘市,那边真是繁华极了。”www*22ff*com

                “洪塘市,中亭市,潭尾市,乃郡城外市,省城税赋所在。”沈师爷与林延潮分说道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是啊,学生记得洪塘市那正好?#37266;?#26816;司,税课司,不知那里缺不缺主事?要么驿站驿丞也不错?”林延潮?#22616;?#30528;问道。

                听林延潮这么说,沈师爷顿时翻了个白眼。这简直狮子大开口啊,巡检司,税课司,驿站的首领官虽然是小官,但也不是随便进的。

                这样部门要么是官员贬职外放的去处,要么是背后有大靠山。?#28909;?#29579;阳明从京城被贬,就在龙场干过一任驿丞。若换了普通官吏,没有费大的代价,怎么可能轻易进得去的。

                何况洪塘市的巡检司,税课司,周知县也无法安插人啊。

                这些都可是油水部门,洪塘?#37266;?#26816;司,课税司每年过手银钱有几千,上万两之多,而驿站里官吏迎来送往,吃喝马嚼,一年报销个两三千两,也属于正常。

                “谁说巡检司巡检,税课司大使,驿站驿丞没有流品了,这都是从九品的杂职官,不说轮到轮不到,就是轮到也轮不到你一个本地人。”沈师爷数落道。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听了大失颜面,果真还是外行了,干笑两声道:“我就是这么一说,沈师爷听听就好了,做官还不是为了离家近嘛。”

                离家近?做官就是为了离家近?

                沈师爷立即收回对此少年,神童的看法,什么莫欺少年穷,简?#26412;?#26159;个贪图安逸的懒散之辈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没有就没有吧。”林延潮也是在心?#30528;?#31639;利害得失。吏?#26412;?#31639;了,虽钱多权大但身份低,何况自己是要走科举之路,自己爷爷当了吏员,对自?#22909;?#22768;也不好。一句胥吏家里出来的,就能成为士大夫口里的笑柄。

                吏员不行,就杂职官吧,所谓杂职官就是传说中的下九流,不入流品官员。但即便不入流品,也是官,身份高于吏衙民。

                正所谓漫天要价,落地还钱。林延潮主动这么一提,沈师爷也大概摸清林延潮的要价。

                这少年还真敢开这口,难道真的不把衙门放在眼底吗?沈师爷想起之前周知县说的话,不由腹诽起来,什么叫你敢要多少?你县尊大人自己来试试。

                眼下周知县不在,沈师爷也是给自己擦汗,看来小鱼小虾就混弄?#36824;?#21435;了,下面差不多到自己可以做主的底线了。

                沈师爷道:“你想离家近,好吧,下渡的闸坝官那有个缺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这是作什么的?”林延潮虽穿越到明朝有段日子了,但?#34892;?#37096;门还是不清楚。

                “?#26222;?#22365;,启闭蓄泄之责!”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,我。。。。。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你这也太难办了,好吧,我想想,对了,漏泽?#21834;?#20320;不知道?这可是个好差事啊!”沈师爷击掌说道。

                ?#20197;?#23703;岗主?好差事?不是这么坑人的吧。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对此呵呵两声。

                说到最后沈师爷没好气地道:“好吧,河泊所大使空缺了许久,其余的我也是没有办法了,少年人好自为之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问道:“沈师爷,这,这河泊所是什么地方?”

                沈师爷也没兴趣再绕弯下去?#35828;潰骸?#27946;武初年,?#37327;?#22312;海上活动猖獗,朝廷?#26434;?#27665;严加管制,故而编户立长,属河泊所。河泊所平日主要就是催鱼课,此外工部催办的鱼油,翎毛,鱼鳔也要收一收,所大使三个月前就退了,没有人管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最好的一点,因为闽地地处偏僻,国朝?#24066;恚?#25152;大使可?#26434;?#22303;官充任,平日只要完成了催科,没有人会来管你。什么完不成催科,那也没太大关系,区区两百两银子,县里真心没人看得上,你说是不是给个王爷都不换的好差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打住!连漏泽园的活,都是说是好差事的沈师爷,林延?#36125;?#31639;还是问清楚再说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具体待遇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沈师爷虽是刑名师爷,但对本县钱谷食货也是精通,如数家珍般地道:“国朝有法度,本县河泊所课米一千石以下,故而只设官一员,不入流,另攒典一人,巡拦八名,给纳捐船五艘。河泊所大使,钦给马一匹、马夫一人,续增柴薪皂隶一名,河泊所大使,?#22909;?#26376;三石,其中本色一石、折色二石,闰年不加银,当然这只是明面上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记得自己爷爷当铺司时,年俸也?#36824;?#20061;两五钱,比普通铺兵七两二钱只高那么一点。

                河泊所自是?#23545;?#19981;如了巡检司,驿站之列,但比起急递铺一,却也是强了不少,再说河泊所怎么说也是实权部门。看来这也是目?#30333;?#24049;最大限度能争取到了,再贪心就什么都拿不到了,还是见好就收吧。

                于是林延潮拱手对沈师爷道:“周知县,沈师爷都这么说了,那我也不能不识好歹,如此也就太不给面子了,我回去和我爷爷说一下,明日回?#21834;!?/p>

                “也好。”沈师爷在额上擦汗,松了口气,心想总算把事情是定了下来,这少年实在可不好糊弄啊,我若是有个这样精明的儿子,将来就什么都不愁了。

                沈师爷将林延潮送出县衙后,郑重叮嘱道:“今日之事,我与你之事,天知地知你知我知,切记不可声张,与第三人说到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听得明白,当下向沈师爷道:“沈师爷,我记住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沈师爷当下笑了笑,露出了放心的笑容。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出了县衙,眼下兜里有了五两银子,就不必?#37327;?#36208;两个时辰回家,索性奢侈一把,?#36864;?#23567;舟回去。

                想到这里,林延潮直?#27833;?#21271;,到安泰河边,找了一个租船的船牙,花了一百文钱雇了艘小船。乘舟返家,而沿途上开仓救灾的消息已是传开,百姓们扶老携幼的,拿着粮袋在城西的常丰仓那排队去。

                沿着河,拿着粮袋领完米的百姓,满脸幸福地走着。

                丈夫扛着粮袋扶着老母走在前面,妻子抱着孩子,一家人一人一下手上摸着,丈夫背着鼓鼓的粮袋,大人小孩都是喜极而泣。

                一?#28779;?#39318;白发,身上打着补丁的老人,抱着一个孩童,走一?#23047;?#19968;眼手里的粮?#22330;?/p>

                “孩儿,咱们可以活命了,活命了!”老人老泪纵横,对着怀中孩童言道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娘,有了粮?#24120;?#20320;就不用把我卖给大户作丫鬟了是不是!”一名少女向母亲问道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孩儿,娘对不起你啊!娘不卖你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女孩清甜的声音在那唤着:“娘,那回家我给你和弟弟做?#23433;?#31232;饭吧!”

                如此场景,遍地皆是。

                看着这一幕,林延潮眼眶里几颗泪水不知觉的落下。

                在为周县令,沈师爷?#34987;?#26102;,自己?#36824;?#24515;的是自己能从其中,为自己,为家里拿到几分的好处。但眼?#24405;?#30524;前饥肠辘辘的百姓,那卑微的一点期望,以及最简单活下去的需求。

                林延?#26412;?#24471;自己?#34892;?#29421;隘,记得上一世刚踏入?#36865;?#26102;的雄心壮志,到后来失望于前途,疲惫文?#31119;?#22766;志消磨,只求三餐温饱,女友欢心。

                读书不为稻梁谋,自己眼下是办不到,但若是将来……将来自己有当官的一日,定然不能忘了今日所见的一切!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握紧手心,对自己默默言道。

                PS:第二更,求下推荐?#24811;?/p>

                a

                a

                (快捷键:←)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(快捷键:→)
               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、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!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,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!
                本站所有?#31456;?#23567;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!情节内容,书评属其个人行为,与爱书网立场无关!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?#19968;?#32852;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?#37073;?#21363;作删除!
                澳门星际赌场

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el7lk"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1. <mark id="el7lk"><ruby id="el7lk"></ruby></mark>

                <mark id="el7lk"><pre id="el7lk"><td id="el7lk"></td></pre></mark><pre id="el7lk"><strike id="el7lk"></strike></pre>
                  <mark id="el7lk"></mark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listing id="el7lk"></listing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"el7lk"></code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eter id="el7lk"></meter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el7lk"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mark id="el7lk"><ruby id="el7lk"></ruby></mark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ark id="el7lk"><pre id="el7lk"><td id="el7lk"></td></pre></mark><pre id="el7lk"><strike id="el7lk"></strike></pre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ark id="el7lk"></mark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listing id="el7lk"></listing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"el7lk"></code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eter id="el7lk"></mete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河南22选5第140开奖结果 极速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 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 彩票走势图源码 围棋定式大全图解 津快乐十分基本基本走势图 赛车极速开奖结果 双色球开奖2019014号码 菠菜送白菜网址大全 内蒙快三二码推荐 福建省选走势图福建十一选五走势图 甘肃快三和值组合 泳坛夺金最新开奖 大乐透后区走势图 甘肃快三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