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utput id="el7lk"></output>
  • <mark id="el7lk"><ruby id="el7lk"></ruby></mark>

    <mark id="el7lk"><pre id="el7lk"><td id="el7lk"></td></pre></mark><pre id="el7lk"><strike id="el7lk"></strike></pre>
      <mark id="el7lk"></mark>
          <listing id="el7lk"></listing>

            <code id="el7lk"></code>

            <meter id="el7lk"></meter>

                第三十二章 好处(第一更)

                热门小说推荐: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

                本站访问地址更新为:http://www.xzxw.tw 手机版访问地址更新为:https://m.22ff.org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在寅宾馆住了整整两日两夜,自己想让沈师爷派人给爷爷和大伯带信,让他们不用担心。但沈师爷却派人告诉他,事情没成,尚不能泄露一点消息。同时这几?#31449;?#20303;在县衙寅宾馆里,不能外出一步。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看着寅宾馆那笑得阴晴不定的馆夫,还有整日臭着脸,如自己欠了他几百银子的门子,也不会自讨没趣,随意乱走,索性就在寅宾馆老老实实住下。wWW.22ff.com

                自己被看管在寅宾馆内,所幸饭菜还是不错,四菜一汤,竟还是三素两荤。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整日在寅宾馆不是吃了就是睡了,不敢泰然高卧,只是满心惦记周知县,沈师爷那边的音讯。

                不知自己这封信会在侯官,闽两县之间,掀起如何的波澜。

                想起沈师爷佩服自己的神情,林延潮没有多少得意,这还多亏了上一世自己一没事,就去看闲书功劳,古人再聪明,但信息面还是窄了一些,解决问题的手段还是太单一了些,思?#35775;?#26377;自己这么广。

                如周知县,沈师爷遇这样的事,第一时间还是走得?#27844;叵担?#36208;后门,求人情的主流路线。

                眼下林延潮,在想自己?#27424;?#35201;将此事,告诉提学道那边。最后决定还是算了,因为眼下自己见不到胡提学的面,这个功劳搞不好会被许先生拿来当做自己的功劳。而沈师爷这边倒?#27424;?#24515;一些,因为他要看在许先生和胡提学的面子上。

                这就是有时候己家人,反而还不如外人可靠的原因。但过了两日两夜,林延潮心底也?#34892;?#25171;鼓,若是沈师爷最后打定主意,硬是要在周知县面前吞掉自己的功劳,自己也没办法。

                还是怪自己实力太弱小,眼?#38706;?#20110;林延潮而言,就算有微乎一点的出头机会,都不能放错。

                就在林延潮忧心忡忡的时候,外头脚步声传来,房门打开,就看见沈师爷乐呵呵的一张脸道:“小友,这两日怠慢了,怠慢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看沈师爷的神情,心底一喜知道是有着落了,当下笑着道:“还是先恭喜沈师爷,县尊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哪里,哪里,这打官司的文书一送到,闽县贺知县就认怂了,连夜拨了三万石粮食。眼下衙门里都忙开了,张贴告示,归粮入库,发动?#21487;穡?#21439;尊说若非正忙着督办救灾之事无暇分身,一定要来此向小友你亲自道谢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又是高兴,又是?#34892;?#22833;望,失望的事,周知县的面是见不到了,看来以后还是只能继续和沈师爷打交道。但林延潮面上还是荣辱不惊地道:“岂能劳动老父母大驾,晚生也是为了桑梓百?#31449;?#19968;点力罢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不吭不卑,不骄不躁,不得意忘形。换做少年得知自己立了这样一个功劳,必是骄傲自满,但这少年却丝毫没有的骄气,明明是一口好剑,却能知将锋芒藏于匣间,这太难得了吧。沈师爷微微点头,想起之前还想将这名气窃为己有,这一点龌蹉的小心思,更是惭愧不已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东翁说了,他虽亲自不能过来,但还是要向小友你表示谢意的。”这一番周知县确实应承了亲自来,但后救赈之事太多,心底也觉得见一个连童生都不是的学童没有必要,就让沈师爷自己来了。

                之前与周知县?#27493;?#20195;清楚了,一不要伤了与提学道的关?#25285;?#20108;周知县要把这?#35753;?#27700;火的功劳作为自己政绩,所以不能让少年将这事情泄露出去。

                想到这里,沈师爷?#20154;?#19968;声道:“这里是五两银子是东翁的私赠,聊表谢意!”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听到五两银子的一刻也是惊呆了,心底骂道,娘的,你周知县的乌纱帽,只值得五两银子?你这给得也太少了吧。

                这县令也太极品了吧。却见沈师爷?#25104;?#21364;丝毫愧疚之意,也没有,林延潮恍然明白了。

                霎时之间林延潮?#25104;?#21464;得很难看。

                沈师爷见林延潮?#25104;?#20808;是一愣,然后变得难看,自己清楚对方的不快,当下连忙解释道:“小友,这五两银子乍看不多,但是也算与县尊老爷结下了善缘不是,你是要考取功名的?#26705;?#23558;来总归要过县试这一关,这一点善缘对于你来说,将来可是?#24515;?#22823;的帮助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听了沈师爷这么说?#25104;?#22909;了一些,肯耐心与自己解释,说明沈师爷这个还算是有点诚意的。或者说报酬多少自己?#24515;?#20040;点商量的余地

                不过林延潮也明白,五两银子与周知县乌纱帽比起来,价值差距有多大。如果敢问一声,胡提学帮了周知县这个忙的话,周知县敢给五两银子就打发了吗?

                至于县试,什么善?#25285;?#27809;?#26032;?#21040;身上的好处都是浮云。

                若是自己县试时,周知县调离候官县,自己找谁说理。这沈师爷还真以为自己是十二三岁的无知少年?

                心底虽这么想,但林延潮面上还是十分恭敬,将对方的话一字不漏地听在耳里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你看之前你们家免两年徭役对?#26705;?#25105;知道是胡提学授意的,但县尊老爷也是点头了不是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还有结交县尊,这是多大的面子,日后若是再有里长,胥吏为难你们家,就尽管到衙门来,县尊会替你做主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沈师爷好处许诺了一堆,换作其他天真的少年,自己这一番话可能就当真了,还要千恩万谢一番,感激涕零不已。但是这少年没有表露任何情绪,认真地听着。

                莫欺少年穷。

                欺老不欺少。

                沈师爷脑海中不知为何冒出了这两句话,这都是他久历衙门多年,磨练出人情世故的经验。

                沈师爷又许下林延潮许多空口?#20449;担?#26519;延潮继续认真地听着,但对于这些没?#26032;?#21040;实处的东西,仍是一点兴趣也没?#23567;?/p>

                “是,是,沈师爷说的是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好,可是?#19968;?#26159;一个少年,这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“长远了些,不过还是?#34892;?#27784;师爷对我的关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沈师爷总算见识这个少年的厉害,捏须斟酌了一番,看来要糊弄过去是不行了,可周知县给自己的筹码实在不多啊。

                沈师爷微微笑着道:“小友,你可有家?#35828;?#24046;的?”

                实质性的好处来了。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脑子里将爷爷和大伯二人比对了一下,当下毫不犹豫地开口道:“我祖父在急递铺任铺司,其他没有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?#30333;?#29238;?就是今日大堂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其实林高著年纪还好,?#24615;?#23130;早育的福,才四十几岁呢,又是从小习武,身子很好。

                沈师爷点点头,心道总算有门路。当下沈师爷道:“那也好,你祖父既是作铺司,那会识文断字肯定是懂的,也好,急递铺,驿站都隶属于衙门兵房,按道理可往上动一动,升个书房书办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兵房好啊,在衙门里坐着,头上顶着片瓦,风吹不到雨打不湿的,千金都不易啊,那些臭衙役,动不动还得下乡碾狗。这话咱们读书人说得粗俗了,但是个理啊!你也知道,衙门的位置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,后面还有无数眼睛盯着。我看着是不是求东翁开口,和几房典使那商?#21487;?#37327;,挪个位置出来。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要不是看在你小子份上,这我可不轻易许诺人的,当上吏员,也算是百姓眼底的官人了,少年人,这可不要太划算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听了肚子里大骂,开玩笑,当我什么都不懂,兵房书办虽是吏员,但不是经制吏,也就是没有编制的。再说了经制吏又怎么样,林高著眼下只是急递铺铺司,但也是役?#21834;?/p>

                ?#21448;埃?#24441;职虽都不入流品,权力没有吏员大,油水没有吏员多,但是从地位上是高于吏员一等的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咳咳,沈师爷,我爷爷眼睛不太好了,恐怕案牍上的活计,恐怕不太适合。”林延潮委婉拒绝道。

                嗯?不要?沈师爷?#34892;?#20026;难了,那该给个什么呢?

                a

                a

                (快捷键:←)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(快捷键:→)
               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、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!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,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!
                本站所有?#31456;?#23567;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!情节内容,书评属其个人行为,与爱书网立场无关!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?#19968;?#32852;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                澳门星际赌场

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el7lk"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1. <mark id="el7lk"><ruby id="el7lk"></ruby></mark>

                <mark id="el7lk"><pre id="el7lk"><td id="el7lk"></td></pre></mark><pre id="el7lk"><strike id="el7lk"></strike></pre>
                  <mark id="el7lk"></mark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listing id="el7lk"></listing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"el7lk"></code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eter id="el7lk"></meter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el7lk"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mark id="el7lk"><ruby id="el7lk"></ruby></mark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ark id="el7lk"><pre id="el7lk"><td id="el7lk"></td></pre></mark><pre id="el7lk"><strike id="el7lk"></strike></pre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ark id="el7lk"></mark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listing id="el7lk"></listing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"el7lk"></code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eter id="el7lk"></mete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四人斗地主单机 一组码里中 11选5 快乐飞艇规则 老时时彩360 河南风彩22选5号码走势图 今天的云南快乐十分的走势图 nba马刺队球员名单 中国足彩网310星相 高手公式规律论坛最新 波叔一波中特图 顶呱刮运返奖模式 27992王中王手机论坛 山东11选5技巧 十一选五稳赚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