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utput id="el7lk"></output>
  • <mark id="el7lk"><ruby id="el7lk"></ruby></mark>

    <mark id="el7lk"><pre id="el7lk"><td id="el7lk"></td></pre></mark><pre id="el7lk"><strike id="el7lk"></strike></pre>
      <mark id="el7lk"></mark>
          <listing id="el7lk"></listing>

            <code id="el7lk"></code>

            <meter id="el7lk"></meter>

                第二十九章 送信

                热门小说推荐: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

                本站访问地址更新为:http://www.xzxw.tw 手机版访问地址更新为:https://m.22ff.org

                提学道衙门的路,林延潮早都打听清楚了,从衙门街走到头,就出了官?#22836;唬?#36825;条车水马龙的大街,即是官?#22836;?#34903;,继续往南是天王岭,就到了城墙根了。官?#22836;?#34903;往东走是省城最繁华的南门大街,一直往东是去府学,闽县县衙,县学的地方。

                但提学道不在这个方向,林延潮沿着道往西走,过了几个路口就到了乌石山脚下。www*22ff*com

                省城有三山之称,乌石山是三山之一,北?#38382;?#31119;州城,闽水肆掠,城池南面又低洼,江水漫漫不见天?#30465;?#31119;州郡守程师孟登此乌石山时,前眺山下城外江河万里入海,回览是人烟茂盛的城镇,产生了那么一刻不真实的感觉。

                于是程师孟对一拍脑袋,对左右说,此山可与道家蓬莱、方丈、瀛洲相比,改名为道山。后来无数文人墨客,在乌石山上提毫篆刻为雅兴。在今?#31449;?#26159;某某到此一游,而在古代却是一件雅事。

                提学道衙门就建在乌石山下,原是嘉?#25913;?#38388;由书院改建的,这才搬过来没几年。

                衙门翻修过一遍,看得崭新崭新的,来之前林延潮也没有把握胡提学一定会见自己。虽说自己是他门生,但只要这次院试一放榜,自己的师兄弟马上就多了上百个。不过这一次自己来了省城,按道理也是要去胡提学门上拜访一下,这也是应有之意。就算没见到胡提学,但也可以说自己来过了,至少在提学道衙门里混个脸熟。

                而且周知县那一番话里似乎也在暗示什么。

                林延?#36125;?#30528;名帖,来到提学道衙门前,就被门子拦住了。

                门子一副高高在上模样道:“你这小孩子乱闯什么,提学道衙门也是你进的?”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将名帖交出道:“我乃是洪塘林延潮,特?#31383;?#35265;老师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听说林延潮是督学的子弟,门子脸色好了一些。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?#22336;?#19978;了门包。门子掂量了一下,似乎有点?#30001;伲?#27809;好气地道:“你等着。”丢下这句话门子就拿过名帖入内通禀了。

                不一会儿,门子出来面无表情地道:“跟我来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跟着门子,跨过门槛,眼前过了一道照壁后面是办公的正堂。而林延潮被门子领到西边的一处偏厅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在这候着,不可乱走!”丢下这句话,门子关上门就走了。

                ?#28909;?#26469;之则安之,林延潮坐在椅上干等,过了一刻门一开,进来不是胡提学,而是一个仆役来上茶。

                青花纹路的茶盅,十分精致,放到后世不得卖个几百万的,翻开茶盖,袅袅热气在眼前腾起,茶味入鼻全身一阵舒坦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嗯,是上等的普洱,官家的人,真是享受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拿起茶细细品起,这可比在社学整日喝的大碗茶,不知强了多少。

                又过了老久,门再度打开,人未到声先闻,一口地道绍兴?#25353;?#26469;:“抱?#31119;?#25265;?#31119;?#19996;翁正忙于院试之事,无暇来此,鄙人姓许,有什么话与我说也是一样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这?#35805;?#25104;是胡提学的幕客,那也算心腹人物了,林延潮放下茶盅,站起身来道:“原来是许先生,?#19968;幔一帷!?/p>

                许姓幕客见这少年,等了这么久时间,居然没有半分愠色,不由点点头。

                而对林延潮来说,胡提学没空见自?#28023;?#34429;微微?#34892;?#22833;望,但也是意料中的事,自己不过?#27492;?#36335;拜访一趟。

                两人?#30452;?#22352;下。

                那许先生笑着道:“那日在洪塘社学,小友技压群雄,我仍是记忆犹新呢,真是少年英杰啊,恐怕不出几年,我就只有瞠乎其后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哪敢这么说,学生后?#19981;褂行?#22810;不懂的地方,要向许先生请教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许先生开门见山的道:“不必过谦,小友,这一次来省城,是为何而?#31383;。俊?/p>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道:“说来惭愧,此番进省城是家里人惹上一场官司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林延?#26412;?#23558;自己家与谢总甲打官司的?#24405;?#30053;的讲了一遍。

                许先生脸色缓了下来,笑着道:“原来如此,不过一个里长罢了,在下与侯官县衙里的贺师爷,都是同乡,此事要不要我去信过问一下?”

                看来就算没到胡提学,这一趟也没有白来。如书上说的一样,绍兴师爷间果真是彼此之间,?#26143;?#19997;万缕的联系。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当下拱手道:“多谢许先生,肯援手,不过此事学生已是摆平,打赢了官司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哦,那真要恭喜小友了。那么小友此来提学道衙门,是顺路?#31383;?#35775;东翁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当下道:“洪塘社学一别月许后,学生一直很挂念老师,只恨平日不能时时听聆教诲,甚为遗憾。此来提学道衙?#20808;?#38376;,?#19990;?#24072;安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许先生满脸都是笑意道:“你倒是很?#34892;模?#25105;会将你这番话转述给东翁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道:“对了,学生有一事不明,想请教许先生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请说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今日这场官司,晚生本来十拿九稳的,但最后却胜得极险,还是周知县说看在大宗师面上,饶过我这一次,这里我有一点不明白了,故而想请教一下许先生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许先生双目一凛,但随即笑着道:“这可是为难我了,我又不是诸葛孔明,无前因后果,哪里算得出来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将这对方表情看在眼底,当下道:“是学生考虑不周了,官司经过是这样的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听林延潮讲过后,许先生点?#35828;?#22836;,显然是心中有数,但却明知故问地道:“此事我倒是不知,你怎么看?”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当下道:“学生初时猜想,周知县是否有什么难事,要麻烦老师,故而特意在学生面?#19979;?#19979;个人情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许姓幕客微微笑着道:“似乎有几分可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又道:“但学生转念一想,学生人微言薄,又有什么人情可落的。想来是周知县料想学生,会在官司之后,来提学道衙门拜会老师,故而想借学生的口,在老师面前来投石问路罢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说这里,许先生笑着道:?#25353;?#26126;,聪明!”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心底一喜,仍是道:“学生愚钝,还请许先生告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许先生欣慰的道:“许久没有见过这么聪明的少年,好吧,我就告诉你,事实上周知县确实有事,正在烦东翁,但又不好意思派人来催问,故而借你之口,点一点罢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听了,不由感叹自己原先的猜测真是一点也没有错啊。官场果真处处是文章啊,从表面的文辞背后猜到出题人的意思,这相当于八股文里的破题。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听?#35828;?#19979;道:“学生明白,绝不会向外透露一字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许先生点点头,林延潮又道:“不知此事学生有什么可以为恩师效力一二的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你……呵呵,还早了一点,”许先生笑了笑道,“不过你有这份?#27169;?#19996;翁也足以欣慰了,少年人将来不可限量,我看好你!”

                怎么可以这样子?这分明是嫌弃我等级太低,不带我玩啊!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不甘心地道:“?#28909;?#22914;此,学生是否要回复周知县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嗯,”许先生点?#35828;閫返潰?#36825;是应有之礼,这样吧,我手书一封给县尊大人身边的沈师爷。此事已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说着许先生?#20284;?#33590;来。

                端茶送客,这就赶我走了,?#23391;?#20160;么?#20040;?#37117;没?#26032;?#21040;。对了,送信?这可以?#23567;?/p>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不放过一点机会道:“许先生,这送信跑腿的事,何必麻烦他人,不如由晚生来干啊!”

                许先生欣赏地看了林延潮一眼,心道这少年人果真不能小看。

                许先生道:“也好,你亲自拿给交给沈师爷,算是有了交代。东翁不会平白让你做事的,你以后有什么事,就直接找沈师爷吧!”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听的明?#20303;?/p>

                这算是通过胡提学的幕友,借着送信的机会,将自己引荐给了周知县的沈师爷,这也算是在本县周知县面前搭上线了。这难道就是后世的,要认识领导,就先从认识领导的秘书,司机,警卫开始这条路线。

                看来今天没有白来一趟,还是有收获的。林延?#36125;?#30528;信从提学道衙门出门,这才?#23853;?#36807;午不久,于是一路无闲话,马不停蹄地赶向县衙。

                到了县衙门前,放告牌早已是收起来了,没有了打官司的人,县衙门也清静了不少。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到了衙门前,一个衙役拉住了他道:“放告结束了,要递状纸的三日后再来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矜持地一笑道:“?#22836;?#36890;禀一声,我找沈师爷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什么师爷?”衙役瞪大了眼睛,“去,去,别瞎胡闹,谁家的孩子,县衙里只有县尊老爷,没有沈师爷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瞬间秒懂,心底暗呼,失算,失算,不懂规矩,差一点将穿越来的英名尽毁,幸亏没有什么人看见。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绕着县衙转了半圈,是由南绕到北,看到有一小门合着。

                生为国人,连走后门的规矩都忘了,真是可耻!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走到小门前敲了几下,小门开了,一名仆役走了出来没好气地问道:“什么事?”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当下道:“提学道许先生差人,向沈师爷递个信!”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正要奉上门包,哪知听说提学道来人,这仆役立即改容,不待林延潮给前就恭敬道:“请兄弟?#38498;?#29255;刻,我这就替你通报!”

                门虚掩上,片刻之后,这仆役回到道:?#21543;?#24072;爷正帮县尊处置公务,立即就来,这位兄台先跟我来!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成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当下按捺住喜色,再度跨入侯官县衙。

                a

                h

                ef=

               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!<

                a><a><

                a>

                (快捷键:←)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(快捷键:→)
               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、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!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,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!
                本站所有?#31456;?#23567;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!情节内容,书评属其个人行为,与爱书网立场无关! 请所有作者发?#30002;?#21697;时务必遵守国?#19968;?#32852;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                澳门星际赌场

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el7lk"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1. <mark id="el7lk"><ruby id="el7lk"></ruby></mark>

                <mark id="el7lk"><pre id="el7lk"><td id="el7lk"></td></pre></mark><pre id="el7lk"><strike id="el7lk"></strike></pre>
                  <mark id="el7lk"></mark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listing id="el7lk"></listing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"el7lk"></code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eter id="el7lk"></meter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el7lk"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mark id="el7lk"><ruby id="el7lk"></ruby></mark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ark id="el7lk"><pre id="el7lk"><td id="el7lk"></td></pre></mark><pre id="el7lk"><strike id="el7lk"></strike></pre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ark id="el7lk"></mark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listing id="el7lk"></listing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"el7lk"></code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eter id="el7lk"></mete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盘球网 开户注册官网 足彩19081期分析 竞彩2串1投注技巧 美式足球比分 幸运飞艇精准5码怎么玩得法 河内一分彩开奖原理 吉林快三012走势图 老虎机免费送彩金38 nba的胜分差什么意思 11选5最常出的组合 好彩网 六合彩特码开奖记录 六肖中特免费管家婆准下载 上海快三走势图基本 彩票通软件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