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utput id="el7lk"></output>
  • <mark id="el7lk"><ruby id="el7lk"></ruby></mark>

    <mark id="el7lk"><pre id="el7lk"><td id="el7lk"></td></pre></mark><pre id="el7lk"><strike id="el7lk"></strike></pre>
      <mark id="el7lk"></mark>
          <listing id="el7lk"></listing>

            <code id="el7lk"></code>

            <meter id="el7lk"></meter>

                第十二章 同窗排挤

                热门小说推荐: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

                本站访问地址更新为:http://www.xzxw.tw 手机版访问地址更新为:https://m.22ff.org

                右斋内,师生二人相对而立。

                林诚义听了林延潮的话,微微惊讶了一下,但还是点点?#36820;潰骸?#30475;来你是猜到了,我也不瞒你。大宗师观风社学,必考校你们学业。在弟子?#26657;?#20320;行止稳重,我想你在大宗师面前应对。”www!22ff%com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也明白,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。

                林诚义道:“虽说要让大宗师赏识很难,但是也算得见过世面了,将来再与其他官吏打交道也不怵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听了暗暗感激道:“多谢先生好意,不过经学是应试的时文,不仅要能背得滚瓜烂熟,还要将经义能融会贯通。如果要能窥得门径,非要数年苦功不可,我骤然学习,根基不稳,若是大宗师考校,答得对不足为奇,若是答错了,不仅令大宗师看轻,还累及先生和社学的名声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林诚义点点?#36820;潰骸?#20320;说得倒也有几分道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所以学生想另辟蹊径,若是大宗师考校蒙学课程,弟子可以上前应对,若是经学,还请先生另择人选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林诚义欣慰道:“你倒是很有自知之明,若换了他人,恐怕就算不自量力?#19981;?#19968;试,只是大宗师到时恐怕只会问经学,而不会问到蒙学课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笑了笑道:“那学生,也只有希望其他同窗得大宗师赏识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林诚义哈哈一笑道:“为师虽不认同你的看法,但你执意如此,就随你吧。你的千字文书本弄坏了,我这里有一本千字文释义,上面还有我读书心得,我先与你讲解一番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说完林诚义从?#36820;?#23614;仔细地给林延潮讲了这一篇千字文。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退出林诚义?#32771;洌?#35762;?#33945;?#24050;是点起灯火。林诚义给他讲千字文,居然是整整费了一个时辰。虽说是为了应对大宗师观风社学,但怎么说林延潮也是很感激林诚义这一番栽培的意思。

                而且自己还欠着他的束脩,这让一贯不?#19981;?#27424;别人人情的林延潮,有一些不自在。

                待林延潮走回讲堂,张归贺,张豪远几个学童表面?#19979;?#22836;苦读,但眼底却盯着观察着右斋的动静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归贺兄,先生对延潮面授机宜了许久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看来这一次应答大宗师,此人也是有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对啊,本来不过?#36125;?#20154;是山村小子,但他这一次出头,不是分薄了我们机会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此人心机深沉,连豪远兄?#20960;?#20182;收拾了,眼下是压不住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够了,”张归贺面露恨色,瞪了外面林延潮一眼,?#30333;?#20043;就算我们不出头,也不能让他出头”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隐约听到张归贺?#22919;?#35805;,但没有理会,将书本一搁,去厨房取了晚饭,直接捧来讲堂里。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捧晚饭,放在课桌上,准备边吃饭,边用功,将林诚义方才说的消化消化。

                这也是上辈子当学生时,养成的习惯,只是当时都是边在?#31243;?#21507;饭,边拿着手机上网看小说而?#36873;?#19981;为别的,只是因为这样才感觉吃?#29916;?#32780;已,能够有种享受人生中放松一刻的感觉,这种滋味绝对比?#27721;?#19968;根烟还要舒畅。

                将腌菜拌进饭里后,林延潮一面?#33945;鬃右?#30528;饭,一口一口拔进口里,结合林诚义所教导,将千字文释义又重新看了一遍。要知背?#20204;?#23383;文虽容易,但要理解里面意思却不容?#20303;1热?#32993;适就曾说过他五岁时,就念过“天地玄黄,宇宙洪荒”两句话,可是当了十年大学教授以后,还是不理解以上两句话的意思。

                因此林延潮要将整本千字文都吃透,华灯初上,讲堂学童都已逐个回家,家里的饭食自是比学?#33945;?#35201;好。

                他们自不会有林延潮这样边吃饭边读书的习惯,不过就算林诚义看到林延潮这一幕,恐怕眼下也不会说他三心二意,而是夸他用功读书吧。谁叫林延潮现在已经是好学生呢。

                夏日的夜晚徐徐降临,窗外间蟋鸣不止。在用心读书的林延潮耳?#26657;?#36825;蟋蟀的鸣叫丝毫不?#21507;櫻?#21453;而带着一种夏日的生气,洗涤人心。在蟋鸣声?#26657;?#27833;灯里烛光轻爆,短暂的夏夜很快就过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?#27490;?#20102;几日,明伦堂内燥热得犹如蒸炉?#35805;悖?#23398;童们身上的学子衫都是湿透了。

                林诚义用书本逐了逐飞在耳旁的蚊虫,继续讲课,而?#33945;?#23398;童都是聚精会神盯着书本,只有额头拭汗时才动一下手。

                一堂午学结束,学童们都是长长舒了口气。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和侯忠书二人耐不住酷热,到堂外一多荫通风的树下歇息。

                四下无人,侯忠书?#37027;?#26469;林延潮道:“延潮,你知道吗?前几天张豪远,张归贺,张嵩明三人被先生叫到塾内去了,呆了好一阵。你看这几日来,他们不知怎么的都是打了鸡血似的,一副奋发读书的样子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张豪远,张归贺,张嵩明都是学堂内,学业优异的学生。

                “用功读书不是很正常?”

                侯忠书眉头一挑问:“那先生也不是也招你吗?到底是为了什么事?”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道:“既你没有被先生所召,我就不该告诉你。”

                侯忠书听了不?#26434;?#20102;,过了一阵又忍不住问道:“延潮,亏我拿你当兄弟,你居然不告诉我,哼,我也早料到了,必然是大宗师观风社学时,先生让你们上去应答。枉我平日学习那么好,成绩那?#20174;?#24322;,先生居然也不让我去,这真是没有道理!让我这样的人才埋没在乡里,真是国家的损失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那是谁昨日千字文默写时,被先生打了二十多下戒尺?让你去应答大宗师,这才是我们社学的损失。”林延潮毫不?#25512;?#22320;批评道。

                侯忠书老脸一红道:“那不是大意吗?如果我认真读了,就不会这样了。不过话说回来,我兄弟两个,你得到大宗师赏识,不也是我得到赏识了吗?这可是鱼跃龙门的机会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道:“哪又如何,大宗师的学问如海?#35805;?#28145;,而我现在只有半桶水,要得大宗师赏识很难的?”

                侯忠书?#32784;?#36947;:“虽然渺茫,那也是好机会啊,听说这位大宗师一向?#19981;?#25552;携后进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延潮,我们洪?#26009;?#20065;野之地,大宗师十年也不会来一趟,这个机会实在难得。到时候我?#19981;?#23581;试一下,别想我?#24605;?#20804;弟情谊,让你三分。”侯忠书言道。

                许延潮忍不住道:“忠书,你知道我最?#19981;?#20320;什?#20174;?#28857;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是永不放弃的精神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也可说是,你这番不知天高地厚的自信心。”

                侯忠书脸上一僵道:“都是兄弟,你这么说我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先生回来了,我们快回学堂。”林延潮看见林诚义走来立即召唤道。

                两人不?#19994;?#24930;,立即回到讲?#33945;稀?/p>

                林诚义一席青衫,站在讲案前开口道:“县里来了消息,学政老爷提前了行程,三?#31449;?#21040;洪?#26009;?#20808;拜?#32769;?#25935;公后,再观风社学”

                襄敏公就是前兵?#21487;?#20070;张经的谥号。这消息一出,众学童都是一?#36784;?#24352;,激动。

                林诚义目光扫过众?#35828;潰骸?#20320;们平日最擅的书稿文卷都要携带身旁,还有平日教你们的应对礼仪,都还记得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记得!”

                林诚义点点?#36820;潰骸?#23398;业有长短高低,与各自的天资悟性有关,但礼之道却不可有了差错。这一点你们要记得。到了明日,你们都要打起精神来,知道了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是,先生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说到这里,林诚义长长叹了口气,笑着道:“明日大宗师要巡历三个社学,我听闻其他两个社学,都张灯?#20063;剩?#22823;?#25490;?#20183;。但为师不屑这一套,不过你们应答进退,都能合乎分寸,如此也不?#20960;?#25105;平日一番教诲,好了,散了吧!”

                说完林诚义大步而去,众学童都一并起身,向林诚义施礼,下面交头接耳,为大宗师莅临社学的事,激动在那讨论。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看去,一旁的侯忠书双手不住的来回搓动,显得十分紧张。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问道:“你紧张什么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我在想马上要见了学政老爷,说什么话啊?”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不由扶额道:“你真是深谋远?#21069;。?#19982;其想这个,倒不如想想,先生要你准备的卷子,可选好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侯忠书讶道:“什么卷子?”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道:“你都没带着脑子听先生说话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不是有你吗?”侯忠书厚颜无耻地道。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道:“就是备一份平日作得最好的卷子,明日以备大宗师?#23521;?#20043;用。”

                侯忠书恍然道:“我明白,可我连破题都不会,拿什么时文的卷子交?总不能是将刚默的千字文,交给学政大人?#31383;傘!?/p>

                “但我也不会破题,时文就?#35805;?#27861;,不过为了能应景,还是写?#22919;?#35799;词,对子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那还不是一样。当今天子重文章,你我何必论汉唐,这诗词,对子将来又不考,谁还用?#38590;?#20064;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就你们也想得到大宗师赏识,真是白日做梦!”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,侯忠书转过头去,看见张归贺站在面前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张归贺身材秀长,个子虽是不高,但下巴却是抬得高高的,用眼缝来瞧人。

                张归贺刚要开口说话,一旁张豪远上来一拉他的袖子道:“归贺,算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张归贺摇了摇?#36820;潰骸?#27809;事,豪远哥,我只是问他?#22919;?#35805;罢了?”说完张归贺,走到林延潮面前道:“延潮,前几日在书房,先生与你说了什么?”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笑着道:“这与你有什么关系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张归贺傲然道:“这社学乃是我张氏子弟读书之地,能容你们外姓之人在此就学,你们当感恩戴德了。大宗师驾临时,你当知道分寸,不要想出头,懂了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张归贺,你不要欺人太甚。?#34180;?/p>

                侯忠书大怒。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拦住侯忠书道:“我明白了,归贺兄的意思,就让我不要当你的路了,那么敢问一声,以你的才学,就算我没有出头,大宗师一定看得上你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张归贺听了不屑道:“大宗师看得看不上我,是我的事。总之你们别想与我争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说完张归贺拂袖而去,张豪远看了林延潮一眼,也是离去。

                大宗师还未到社学,同窗内却已是开始明争暗斗。

                a

                a

                (快捷键:←)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(快捷键:→)
               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、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!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,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!
                本站所有?#31456;?#23567;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!情节内容,书评属其个人行为,与爱书网立场无关!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?#19968;?#32852;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                澳门星际赌场

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el7lk"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1. <mark id="el7lk"><ruby id="el7lk"></ruby></mark>

                <mark id="el7lk"><pre id="el7lk"><td id="el7lk"></td></pre></mark><pre id="el7lk"><strike id="el7lk"></strike></pre>
                  <mark id="el7lk"></mark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listing id="el7lk"></listing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"el7lk"></code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eter id="el7lk"></meter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el7lk"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mark id="el7lk"><ruby id="el7lk"></ruby></mark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ark id="el7lk"><pre id="el7lk"><td id="el7lk"></td></pre></mark><pre id="el7lk"><strike id="el7lk"></strike></pre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ark id="el7lk"></mark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listing id="el7lk"></listing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"el7lk"></code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eter id="el7lk"></mete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北京时时彩pk10赛车和值 体彩6+1走势图带连线 卖3d黄金微信 安徽快三开奖走势结果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基本走势图 香港六合彩开第2页 广东彩票十一选五 qq欢乐斗地主刷分器 广东十一选五图标 天际交友心水论坛 北京十一选五走势图爱彩乐的 双色球十大专家汇总色球预测号码 陕西快乐10分预测 彩票计划qq群群号 吉林时时彩中奖规则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