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utput id="el7lk"></output>
  • <mark id="el7lk"><ruby id="el7lk"></ruby></mark>

    <mark id="el7lk"><pre id="el7lk"><td id="el7lk"></td></pre></mark><pre id="el7lk"><strike id="el7lk"></strike></pre>
      <mark id="el7lk"></mark>
          <listing id="el7lk"></listing>

            <code id="el7lk"></code>

            <meter id="el7lk"></meter>

                第十一章 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

                热门小说推荐: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

                本站访问地址更新为:http://www.xzxw.tw 手机版访问地址更新为:https://m.22ff.org

                连里长的儿子张豪远?#28909;?#20063;是跪在地?#20064;?#27714;,众学童都是傻了眼了。这张豪远在社学什么时候,落到这个地步。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看去侯忠书则在一旁幸灾乐祸,显得十分快意。22ff.com

                “先生,请你看在我爹的份上,饶过我这一次吧,打我多少下戒尺,我都认了。”张豪远向林诚义哭诉道。

                好嘛,把里长搬出来了,这张豪远不蠢嘛。

                林诚义虽是盛怒下,但听了张总甲的名字神色还是一缓,他这民办社学的老师,能否留聘,可是取决于本村里长,?#21487;穡?#20065;老的决定。他也要顾及里长的面子。

                林诚义沉默了一会道:“你爹我自会向他解释,可眼下不责罚你,以后你若是再欺负延潮,忠书他们怎?#31383;歟俊?/p>

                听林诚义这么说,张豪远竟转过头向林延潮求饶起来:“延潮,延潮,你大人大量,你不要让先生责罚我,我知错了,以后再也不敢了,我向你赔礼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这么多人看着,张豪远算彻底颜面扫地了。看着对方涕泪交错的样子,林延潮心想,也给他足够教训了,都是小孩子斗气嘛,不要太认真。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看向林诚义道:“先生,同窗不睦,我们也有责任,但请先生念在他们已是知错的份上,从轻发落,给他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张豪远则是面色涨红,当场痛哭流涕。

                林诚义道沉默半响道:“不重罚,不能正学风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道:“先生,子曰,听讼,吾犹人也,必也使无讼乎。惩戒不过是末,而使得人不再犯错才是本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林延?#36125;?#35328;一出,林诚义露出欣然之色道:“说得好啊,物有本末,事有终始,知所先后,则近道矣。你在这个年纪,竟能明白这个道理,实在难得,难得,难得啊!”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可以感觉到,侯忠书等学童都是一脸膜拜的看着自己。这膜拜的原因很简单,林诚义在社学治学两年来,很少能这样夸赞一个学生的。林延潮能享受这个待遇,足够众学童们顶礼膜拜的。

                说到这里,林诚义忽然奇道:“这,子曰听讼,吾犹人也,必也使无讼乎。此出自大学章句,你?#38382;?#23398;过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却是不知出自四书五经里,只是上一世在哪里听过,却忘记出处。眼下林诚义不过教学生蒙学的课文,除了张归贺等少数学童,还没有人?#20102;?#20070;呢。

                于是林延潮道:“先生,我正巧听过,至于是不是出自大学,我倒是忘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林诚义欣慰地点点?#32602;?#23545;张豪远?#28909;说潰骸?#38590;得延潮不计较,你们以后还敢不敢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到了这里,张豪远与几名学童当下立即道:“先生,延潮,忠书,今日之事,都是我的错,以后我们再也不敢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侯忠书哼了一声,没有说?#21834;?#32780;林延潮则是拱手道:“希望经过此事,大家从今以后言归于好,和睦共学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这么说,但见林诚义脸上露出微笑,显然自己这?#23047;?#23481;的做法,令他十分赞赏。

                听侯忠书也这么说,林诚义道:“延潮,忠书不追究,但尔等处罚不可免之,小?#22836;娇?#22823;戒,豪远你们将所毁之书,以及笔墨纸砚赔一副新的给延潮,还有你们六人罚扫洒之事一月,另放学后罚抄十遍!”

                张豪远他们霜打了一般表情。

                未到晚学,张豪远即拿了两本全新的书,还有一刀新纸,一锭墨,一方砚台,放在林延潮的桌上,一声不吭地就走了。

                送来的正好,自己正要习字。中午的这件小事,耽搁了习字,每日定下十贴的目标,就必须完成,一会还要温习时间还是很紧的。

                现在正好可以试试张豪远送的新笔新纸,想想也是满开心的。

                新砚的砚底涂了腊,有一层光泽,摸在手中十分舒服,拿起墨锭放在砚上?#24515;?#21152;了少许水,磨出来的墨汁黑如油,这说明墨锭的质量还不错。

                想起小学时学的书法课,学校都是用墨汁的,方便是方便,却是少了几分?#24515;?#26102;的趣味。至于新笔林延?#26412;?#19981;试了,听说开始练字不能用好笔,否则就炼不出技法来,还是用软毫旧笔锻炼自己的腕力和笔力。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照着帖子开始练字,奢侈地用了张新纸,写字时舐纸不胶、入纸不晕感觉真是好极了,越写越舒畅,自己的字也是顺眼多了。一面写完吹干了,反过来再写一面,不要浪费嘛。

                一帖字写完,林延潮只觉得全身痛快,就好像小时候上学时,新买的文具都特别爱惜,拿来和小伙伴们显摆一下,文房四宝,也就是读书人上阵打战的枪和剑。看了张豪远来捣乱,也是挺好的,否则自己哪里用得上这么好的纸墨。

                自己在练字,其他学童们在背千字文。

                林诚义将千字文定至全文背?#26657;?#32780;初入蒙学的学童也要背至三百字为止。林诚义这么布置后,课堂上学童们都是一片哀嚎,连学堂内最调皮的学童,这时候也认真许多,不?#20197;?#26377;所怠慢。

                而吃了大亏的张豪远,更是面如土色,他现在正赶着抄,加上千字文全文背?#23567;?#20182;大概今晚不睡,都完成不了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此番也算给他们长了教训,以后看社学之内,谁敢欺负我们,真是痛快!”侯忠书笑着偷偷和林延潮说道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我们来社学读书,可不是来斗气的。”林延潮继续写着字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延潮你不会真的这么想吧,为什么不想想这么巧,你这几天学业正好有长进,督学老爷马上要来社学,就在这时候张豪远想赶你出社学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停下笔,没想到侯忠书平日一副缺心眼的样子,有时候却也满聪明的。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道:“你比别人强一截时,别人会?#20992;?#20320;,若是你强别人一大截,别人就会佩服你。所以别想那么多,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才是王道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?延潮,这句话好像浅显,但我听得却很道理啊!你怎么变得这么有文采,大哥,请受小弟一拜。”侯忠书作势要拜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你的膝盖我就不收了,地上凉,我道听途说行了吧,真是的。”林延潮摇了摇头。

                晚学后,林延潮被林诚义唤至塾内说?#21834;?/p>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先向林诚义行以弟子礼?#32531;?#38382;:“先生有什么话要吩咐学生的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我前几日说要考校你落下的功课,你准备得如何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道:“回禀先生,学生不才,只背了两卷,还有两卷没有?#22330;!?#20107;实上他已全文背诵下了,并且刚才还温习了一遍。

                林诚义一愣道:“能?#27785;?#21367;,也是很不容易了,你费了几日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两日。”林延潮实话实说,不过是两日背了全书罢了。

                林诚义脸一沉道:“求学当务实为本,一卷就是一卷,两卷就两卷,不求寸进是不对,贪多了嚼不烂更是不对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先生教训的事,学生受教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见林诚义认错,林诚义脸色好看了一点问道:“那你背了?#22919;恚俊?/p>

                “两卷!”林延潮老老实实地回答。

                林诚义脸顿时黑了,将戒尺重重一搁,从手边拿起书本来道:“为师最恨华而不实之人,作学问扎扎实?#36947;?#19981;得一丝浮夸,你以为是神童,两?#31449;?#32972;下半本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我已经很低调了啊,林延潮当下道:“请先生试之!”

                “试当然要试,不然怎么责你,”林诚义哼了一声道,“第一卷的文臣!错一处,吃一记戒尺!”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背着双手,摇头?#25991;?#22320;道:“帝王有出震向离之象,大?#21152;?#34917;天浴日之功……此皆德政可歌,是以令名攸着,学生?#24809;?#20102;,先生你的手怎么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林诚义当然不会告诉林延潮,自己手举戒尺酸了活动一下。

                林诚义轻咳了一声道:“背你的书去,第二卷老幼寿诞,还是不可错了一字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不凡之子,必异其生;大德之人,必得其寿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……后生固为可?#32602;?#32780;高年尤是当尊,先生下面再背哪一卷?”林延潮是越背越是舒畅,不由发问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好了,不必背了。”林诚义果断合上的书,站起身背着戒尺,来林延潮面前踱步,来回走了几圈。

                林诚义停下脚步打量了林延潮一番道:“延潮,社学里学童之中,你的学业一贯并不好,但是你这两三日的表现,实在令我?#25991;?#30456;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林延?#36125;?#39318;道:“先生过奖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林诚义将手一抬道:“不?#30340;?#30340;?#25105;擔?#20320;今日言,子曰听讼,吾犹人也,必也使无讼乎说得很好。在我看来,蒙学?#25105;?#20110;你没有什么难度了,是时候习经学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经学一般指儒学十三经,包括应试的四书五经在内,如果说蒙学读的三百千千可以说登堂,那么儒家十三经可以称得入室,好比是小学到中学的跨越。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听了谨慎地道:“先生,经学是圣人之言,学生不?#20197;?#27425;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也不算造次,”林诚义露出欣赏的神色道:“你知道懂得循序渐进的道理,很是难得。但是不通经学,就不能得功名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想了下道:“敢问先生一句,你让我习经学,是否为了督学大老爷来社学之事?”

                a

                h

                ef=

               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!<

                a><a><

                a>

                (快捷键:←)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(快捷键:→)
               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、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!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,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!
                本站所有?#31456;?#23567;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!情节内容,书评属其个人行为,与爱书网立场无关! 请所有作者发?#30002;?#21697;时务必遵守国?#19968;?#32852;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                澳门星际赌场

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el7lk"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1. <mark id="el7lk"><ruby id="el7lk"></ruby></mark>

                <mark id="el7lk"><pre id="el7lk"><td id="el7lk"></td></pre></mark><pre id="el7lk"><strike id="el7lk"></strike></pre>
                  <mark id="el7lk"></mark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listing id="el7lk"></listing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"el7lk"></code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eter id="el7lk"></meter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el7lk"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mark id="el7lk"><ruby id="el7lk"></ruby></mark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ark id="el7lk"><pre id="el7lk"><td id="el7lk"></td></pre></mark><pre id="el7lk"><strike id="el7lk"></strike></pre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ark id="el7lk"></mark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listing id="el7lk"></listing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"el7lk"></code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eter id="el7lk"></mete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浙江体彩20选5号码 2019中甲赛程表 12选5杀号技巧99准确 北京赛车pk10单期计划 吉林福彩新快3走势图 安徽十一选五软件 北单过滤奖金范围 浙江快乐12选5开奖结果双色球 分布图 广东好彩1最快开奖结果查询 广东体彩11选五走势图 山东十一选五胆拖表 澳门博彩业雇员 篮球竞彩胜分差技巧 吉林时时彩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