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utput id="el7lk"></output>
  • <mark id="el7lk"><ruby id="el7lk"></ruby></mark>

    <mark id="el7lk"><pre id="el7lk"><td id="el7lk"></td></pre></mark><pre id="el7lk"><strike id="el7lk"></strike></pre>
      <mark id="el7lk"></mark>
          <listing id="el7lk"></listing>

            <code id="el7lk"></code>

            <meter id="el7lk"></meter>

                第九章 被恐吓了

                热门小说推荐: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

                本站访问地址更新为:http://www.xzxw.tw 手机版访问地址更新为:https://m.22ff.org

                学堂上,沙沙的翻纸声响成一片。

                窗外的大榕树,稍稍挡住了日头,终于使得阳光不再那么晃眼。www!22ff*com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铺开一张竹纸,一角用鹅卵石镇住,把水倒入砚台。一旁同窗们不少皱着眉头,十?#32440;?#24352;,不时抬手擦汗。

                磨好墨,林延潮挑了支写小揩的羊毫笔,沾墨点了点,再于纸上运笔。林延潮书法仍是不怎么样,这没办法还得靠时间积淀的,不过默书又不看书法。林延潮力图先将字写得工整就是。

                从天地玄黄,宇宙洪荒起,林延?#34987;?#31508;刷刷地写下来,?#25381;?#21040;有的字是简体?#22836;?#20307;不同时才停顿了一下,在记忆里比较后,选择繁体的写法写出。整篇写来虽不是一气呵成,但也是不慢。

                把笔丢进笔洗后,林延潮左右旁顾发现同窗们都还在抓耳挠腮的默书,自己竟是第一个写完。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没有多想,将墨迹吹干,将纸张一卷,当下起身大步走向林诚义。不过看,只听见一旁纸页翻动的沙沙声,也可以感到同窗们的惊奇。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斜扫一眼,心道外姓弟子又如何,我就是要力压你们,独占鳌头。举业之路,就是千军万马挤独木桥,你不把人挤下去,?#33618;?#31561;着别人挤你下去。我不仅要过独木桥,还要走在第一个,这就是我的功名之道。

                想到这些,林延潮念头无比通达。

                “默完了?”林诚义疑惑地看了林延潮一眼道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是,先生。”林延?#26412;?#27490;毕恭毕敬,挑不出一丝毛病。

                林诚义板着脸,摊开卷子于讲案上,朱笔虚悬,停于纸上。

                过了片刻后,林诚义竟无处下笔,活动了一下手腕,他抬头看了林延潮一眼,又低头看卷。

                最后林诚义放下朱笔,定睛对林延潮道:“文尚可,但你这字要苦练,否则将来县试时,县尊老爷看你这字,就算文章作得再花团锦簇,也是不取!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是,先生,学生受教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平日?#36820;?#26159;什么笔贴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是颜勤礼碑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嗯,颜勤礼碑得颜公楷书精髓,但初学不易,不如多宝塔碑,但也并非不可。从今日起用功,为时不晚,你每日需练十贴,交给我看,不可有一日懈怠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是,先生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你运?#25163;?#31508;给我看一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是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林延?#36125;?#26519;诚义那取过?#19990;矗?#26519;诚义摇了摇?#36820;潰骸?#36825;不对,腕放平,管要直。执笔再高三分。你记住,学书?#34892;潁?#24517;先能执笔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林诚义又亲自执笔给林延潮示范了一下,林延潮照着林诚义教的方法,提笔拿笔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延潮连束脩都没有?#33618;桑?#20808;生怎么还?#36816;?#38738;眼有加,指点了一番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你们什么时候,看过先生和颜悦色和一名弟子这么说话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这人有点?#35828;潰?#24402;贺哥,看来你社学?#35775;?#19981;保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笑话,乡里巴人也能弹得出阳春白雪?他以往功课怎么样,我们又不是不知道,过几日,先生看他学业不佳,必会赶他出社学。你们等着明日他就不行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将这些话听在耳底,回到桌前。他斜看了一眼,那张归贺也是盯着自己。林延潮心知这张归贺同与自己同岁,却?#20154;?#26089;入社学一年,学业不错,为视为社学里最有可能进学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不?#19978;?#36215;过去读书时,班级里第一名和第二名都是对头,可是倒数第一和倒数第二都是朋?#36873;?/p>

                刚刚坐下,就看到一旁的侯忠书?#35775;?#24324;眼的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延潮,爱育黎首的下一句是什么?”侯忠书涨红了脸,低声问道。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很没义气的别过头去,装作没有听见。

                “竟见死不救,我惨了。”侯忠书发出悲鸣。

                默写的成绩不佳,林诚义只是将千字文多教了一百字。这一日退堂,每个学童都是捂着通红的小手,唯独林延潮例外。

                第二日,林诚义再试千字文默写,林延潮又是当堂第一个交卷。林诚义竟是破天荒地称许了一句,赞他近来学业大有进步。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荣辱不惊,下台时,却看见张归贺数人神色不善。

                早学退堂后,学童们三三两两来到食堂。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和侯忠书,将昨日锅里剩下的干饭取了两大筒装后就在灶边吃了起来。侯忠书今日千字文只错了三处,被林诚义罚了十下戒尺,比起以往来说已是很大进步了。

                侯忠书?#37027;?#24456;好,对林延潮道:“来尝尝好东?#40140;!?/p>

                说着侯忠书拿出一个陶罐道:“这是新鲜的蟛蜞酱,我娘给我做得,来尝尝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说完侯忠书打开陶罐,但见里面都是生的小蟛?#21999;?#22312;红糟?#23567;?#26519;延?#26412;?#24471;恶心,但也知道这是海边人家的桌上之珍。这蟛蜞酱是用河滩上抓到小蟛蜞,加上黄酒,酒糟,盐巴等辅料,用碾?#23665;礎?/p>

                侯忠书直接拿来,蟛蜞酱来酱饭后,米饭上糊着一红色糟水,又用筷子拿了生腌的蟛蜞,取了放进嘴巴里一咬,嘎巴嘎巴的响脆。

                “?#31383;。?#21035;?#25512;!?/p>

                “我真不是?#25512;!?/p>

                碍于面子林延潮夹了一筷子,放进嘴里,初时一股蟛蜞腥味涌来,但随即被红糟,糖,酒味的中和后,变成了一种生鲜的美味。林延?#34987;?#21862;地扒了一口饭进去,然后二人就着蟛蜞酱吃了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侯忠书二人酣畅吃饭的一幕,被一旁桌上数人冷眼看在眼?#20303;?/p>

                洪塘社学的学霸,张归贺哼了一声。白日默写千字文,洪塘社学里除了林延潮外,没有一人答对,就算是学得最好的张归贺,也是错了一处,被林诚义打了一下戒尺。

                一旁一名叫张豪远的学童道:“归贺哥,这两个外乡人,?#24656;?#26080;人,你也忍得下去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?#25170;?#20065;僻壤来的,难免不知礼数。我们可不能和他们一般见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这时另外一个学童开口道:“可是归贺哥,若是由他顶了你社学?#35775;?#30340;地位,到时候大宗师来社学,再赏识了他,就乌鸦变凤凰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他?#25165;洌俊?#24352;归贺轻笑道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不管怎么说,不知礼数就要教,否则他们还不知这社学是姓张的了,此事不用你出头,我来给你出口气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说完张豪远就站起身来,故意对左右的学童道:“诸位同塾,今日我家里捎来了一点腊肉,大家来尝个新?#21097; ?/p>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看去,知道这学童叫张豪远,一直与自己,侯忠书十分不对头。不过此人是清化里里长的儿子,在学童里一贯出手阔绰,有不少人帮拳,以往林延潮,侯忠书屡有吃亏,可谓是结怨已久。

                闽地临海,平原狭小,不能大量蓄养牲畜,?#35782;?#29289;产多是海味河?#21097;?#32905;食很少。平常人家都?#25381;?#36807;年过节时,才能吃到一点肉食。众学童听说有腊肉分食,都是拿起自己的碗,捧到张豪远面前,盯着他的肉讨好地道:“豪远哥,多给我一些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张豪远也是一一夹去,说到这里,他顿了顿又道:“同?#29992;牽?#21487;知道束脩是什么意?#36857;?#21548;先生说,束脩就是十条腊肉。连圣人教导弟子,就是要束脩的,可是我们社学里,?#20174;?#19968;人不缴束脩,在那厚颜无耻地听课,先生仁厚不说什么,但我等为弟子的却坐视不理。所以这腊肉谁?#21152;校?#29420;少了他一份,因为他没资格吃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大家?#21152;腥?#21507;,独少了我一份,林延潮侧目看向这张豪远。但见他挑衅地看向自己。

                听张豪远这么说,众人都看向林延潮,一旁得了他?#20040;?#30340;学童都是道:“豪远哥说得是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这样的人,还在社学读书干什么,早点赶回家去。”

                侯忠书在一旁替林延潮道:“张豪远,延潮又不是不缴束脩,先生说了,允许延潮?#26143;?#21518;再给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张豪远哼了一声道:“侯忠书,这事你不要替别人出头。这块腊肉是你的,拿了就不要说话。

                侯忠书在腊肉和林延潮的友情中很是挣扎了一番,然后看了一眼碗里的半只蟛蜞,很违心地道:“谁稀罕你腊肉,我在家里天天大鱼大肉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哈哈,侯忠书,说什么大话,你以为我们不知你家的情况,?#26049;?#36825;村里,每日都能吃肉的,也不超过三户。很不巧我家就是其中一户。”张豪远脑袋仰得高高的,目无余子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忠书,算了,与这样的人没什么好争的。”林延潮一旁劝道,?#38382;票热?#24378;,对方是里长儿子,惹上对方麻烦不少,何况自己也犯不着和一个孩童?#40644;?/p>

                侯忠书却不服气道:“笑话,我前几日还将吃不完的腊肉喂村口那条狗了,你看是不是他口里的这一条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几名张氏学童大怒,撩起袖子来。

                张豪?#29420;?#20303;他们道:“这里打起来,先生面前不好看,这两个小子有种,大家走着瞧,到时候你们受的!”

                张豪远放话威胁后,大步走了,几名学童簇拥在他身后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妈的,打就打。我也不是从小吓大的。等会你别离了我,大家一起进出,就算上厕所也一起,别落了单,我们兄弟俩联手天下无?#23567;!?#20399;忠书在一旁大言不?#36873;?/p>

                “他们人多,要不要捡些称手的兵?#40140;!?#26519;延潮认真地建议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不用,万一被先生看到不好办,别怕,我们洪?#20102;?#40857;手上的功夫,可是一绝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洪?#20102;?#40857;啊,寇仲?徐子陵?林延潮只觉得好笑,?#36335;?#21448;重温了放学时被坏孩子堵校门口的一幕。那时候自己?#37027;?#25402;忐忑的,现在只是觉得好玩。

                a

                h

                ef=

               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!<

                a><a><

                a>

                (快捷键:←)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(快捷键:→)
               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、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!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,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!
                本站所有?#31456;?#23567;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!情节内容,书评属其个人行为,与爱书网立场无关!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?#19968;?#32852;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                澳门星际赌场

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el7lk"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1. <mark id="el7lk"><ruby id="el7lk"></ruby></mark>

                <mark id="el7lk"><pre id="el7lk"><td id="el7lk"></td></pre></mark><pre id="el7lk"><strike id="el7lk"></strike></pre>
                  <mark id="el7lk"></mark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listing id="el7lk"></listing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"el7lk"></code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eter id="el7lk"></meter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el7lk"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mark id="el7lk"><ruby id="el7lk"></ruby></mark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ark id="el7lk"><pre id="el7lk"><td id="el7lk"></td></pre></mark><pre id="el7lk"><strike id="el7lk"></strike></pre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ark id="el7lk"></mark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listing id="el7lk"></listing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"el7lk"></code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eter id="el7lk"></mete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分彩刷流水最佳方案 足球在线直播免费 新农村商机 新时时彩奖金计算公式 今天上海快三开奖号势图 足球比分手机网址 3d组三规律 福彩河南快3 实力单双中特 一肖中特免费公开资料 河南泳坛夺金481技巧 百人牛牛如何开挂下载 河南福彩大星走势图 欢乐时分挂 河内5分彩开奖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