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utput id="el7lk"></output>
  • <mark id="el7lk"><ruby id="el7lk"></ruby></mark>

    <mark id="el7lk"><pre id="el7lk"><td id="el7lk"></td></pre></mark><pre id="el7lk"><strike id="el7lk"></strike></pre>
      <mark id="el7lk"></mark>
          <listing id="el7lk"></listing>

            <code id="el7lk"></code>

            <meter id="el7lk"></meter>

                第八章 背书

                热门小说推荐: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

                本站访问地址更新为:http://www.xzxw.tw 手机版访问地址更新为:https://m.22ff.org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现在所读的,文章一千个字无一重复,据说作者周兴嗣?#32972;?#19968;夜之间成,然后鬓发皆白。千字文之所以被用以发蒙,因为蒙童学完成整篇千字文,也就意味着识了一千个字。

                ,整诗从天地玄黄,宇宙洪荒为始,以四字一句,隔句一韵。念诵起来,琅琅上口,丝毫不觉得吃力。并且这文章一脉相承,层层推进,整而贯之,逻辑通顺绝非是用文字堆砌拼凑起来的文章。www!22ff*com

                这样也就罢了,整篇千字文读来,也是文采斐然,词藻华丽,并且句句引经,字字用典。

                上午的早学很快过去,其?#30340;?#20102;三遍后,林延潮已将千字文默于心中了。

                在最后林诚义清了清嗓子道:“今日所教千字文,从天地玄黄至赖及万方为止,讲得是天地开辟,三代之事,盖此身发至好爵自縻,讲得是为人自省,明日入学不足一年弟子,要背至赖及万方为止,而其余弟子,背至好爵自縻,我要考核,若是不达,一律打二十尺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是,先生。”众学童看着林诚义手上戒尺一并答道。

                “退堂吧!”说罢林诚义方才离开,课?#33945;?#21516;窗们之间是一片哀鸿遍野。

                一名学童道:“惨了,惨了,背到好爵自縻要一百零二句,这是多少字啊!”

                ?#20843;?#19981;出来,我九章学得不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大概五六百字啊,这完了,完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听了不由吐槽,古人心算能力,一百零二乘以四都不会算吗?

                “你们还好了,我们这些人,要背到赖及万方,今晚不要想睡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我是破罐子破摔了,?#20945;?#29241;也指望我读书出息,只是认几个字罢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可是背不完,明日先生抽考,责骂不说,还要吃戒尺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要我的命了,我可不想挨打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那老实背书吧,能背多少是多少,最多少吃几下戒尺。”

                一旁侯忠书看着千字文也是垂头叹气了好一阵子,对林延潮道:“延潮,你背得完吗?先生肯定是下套了,故意这么难,明日别人要是背不出,不过是打戒尺,你若是背不出,就要逐出学堂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我能说我读了三遍,就将整篇千字文都已是背下了?林延潮?#25165;?#33258;己说得太惊世骇俗,估计侯忠书他们也不会相信,?#33618;?#20026;难地道:“还好吧!”

                “你自己小心。”侯忠书语重心长地告诫林延潮。

                洪塘社学每月朔望日休息一日,其余二十八天都要上课,每日上学里分早学,?#37266;В?#26202;学。早学后学生退而食,吃过中饭后,就要回来读书。这样的学习强度,几乎赶?#33945;?#39640;三学生了。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与侯忠书掩上书,边说边走一并去厨房。

                好的社学?#21152;?#19987;门的食堂供学生吃饭,还雇了斋夫,膳夫充作杂役。可洪塘社学因陋而简,社学里除了塾师外,只有一名老膳夫,只替学童煮完中饭就走。

                而林延潮,侯忠书两人,付不起伙食费,只好抵一些柴火钱,自己煮食。

                “这真是条件艰苦啊!”林延潮不由感慨。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和侯忠书到厨房里,拿自家带来?#25925;常?#29983;火做饭。以前也不是没碰到过,时间不够,饭没煮熟,吃?#34892;?#39277;的时候。

                而厨房旁的食堂里,社学其他学童正边吃边聊,饭菜的香味?#19988;?#36965;的就传了进来。林延潮侯忠书二人,肚子里是咕嘟咕嘟直响。

                好容?#23383;?#23436;了饭,而本乡的子弟差不多也是吃完了,开始刷碗。他们都是聚在一起形成一个小圈子。林延潮,侯忠书是社学里唯一两个并非张姓学童,自被排斥在这个圈子外,两边泾渭分明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林延潮,侯忠书,?#28982;?#21035;忘了扫洒!”一名叫做张归贺的学童道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上一次才是我们,为何今日又是我们?”

                ?#20843;?#26159;你们就是你们,若是不愿,?#24515;?#20204;好看。”张归贺甩下这句话,就与几名同窗说话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小人!”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知以往自己与侯忠书常常被欺负。侯忠书有?#22797;?#36824;被羞辱过。

                ?#20843;?#20102;,忍一时之气。”林延潮安慰侯忠书。

                “等那天我得了学政老爷的赏识,出人?#36820;?#20102;,他们对我就会毕恭毕敬了。”侯忠书又在大言不惭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你还是先将千字文诵得清楚再说吧!还要先扫地洒水。”林延潮好心地打击了侯忠书一下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我的亲娘咧,这怎么来得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而侯忠书想起课文背诵,?#25104;?#28044;现出一抹悲色,当下大口扒饭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不如我自个先扫地,你先回去背书,万一被先生打手掌可不好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那怎么行,丢下你一个人。我可是讲义气的爷们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说完两人各自哈哈大笑,林延潮也是大口扒起饭来。

                二人在洒水扫地,忙了一会,明日早起早学前,这还要再打扫一次。回到明伦堂,侯忠书立即捧起书,大声大声地背起千字文来,实在是争分夺秒,抓紧时间。

                不仅仅是侯忠书一人,课堂内其他学童也是,嗡嗡的背书声此起?#26388;?#37117;是千字文的句子。

                因为早学林诚义时定下背书,午学他是不会再教了,而是交给学生背书。以往午学,?#25105;?#19981;重时,林诚义都会教学童朗诵,习礼,简明的讲一些六书九数,有时候还会带学童到射?#38901;吧洹?/p>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坐在桌位上,先将千字文书本打开,自己默背了一番,再对照课文丝毫无误。林延潮心道就算明天林诚义考自己全文背诵也是不怕了。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想了下,想起自己字还写得很差,于是先从侯忠书那借来了颜勤礼碑法帖,又去左斋那呼噜来一大叠稻草纸。

                这稻草纸,纸质粗糙,连用?#20174;?#26368;?#21448;?#30340;书都不配,百姓倒是常拿来当月经纸,草纸之用。对于贫寒的读书人来说,哪里能买好的纸张练字。就算最便宜的一刀竹纸,也要二十文,林延潮可是不会轻易用来。

                稻草纸只勉强用来练字,但也容易走墨晕染。不过这不是条件差吗?稻草纸工艺简单,取材简便,不要上集市或去货郎那买,村里人家都可以生产,最重要是便宜。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拿起桌上半截?#24515;?#22312;半旧的砚台上添了少许水,开始?#24515;ァ?#36731;?#24515;?#37325;舔笔,?#24515;?#36731;,如?#22235;?#27713;才会细腻。待墨化开,提起?#19990;矗?#20174;笔管里挑了两根断毛,蘸墨临帖。

                依着里说,心正则笔正,笔不正则知其心不正。这点林延潮深有体会,若是写字时心境平静淡然,所写出的字也有一股正气,也就能越发能写出自己满意的字来。

                所以学书法的人,最?#19981;?#22312;家里贴心静二字,因为学书可以静心养身。当然要写好字,最重要还是下苦功夫,四大家中的赵孟頫号日书万字。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一笔一划临帖中,一直写了一个?#32972;?#22810;,到自己觉得有点长进,这才满意地点点头,将笔搁入笔洗里,抬起头见左右同窗仍是在愁眉苦脸地在背千字文。

                而侯忠书早已是一手握着课本,一脸贴在课桌上熟睡,这也只比自暴自弃好那么一点。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摇了摇头,一?#25447;?#22312;侯忠书的桌案上。侯忠书一惊,一抹?#25104;?#30340;口水,惊慌地道:“先生来了吗?先生来了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在旁道:“你昼寝也就罢了,还把口水抹在书上,真是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侯忠书已是醒了过来,嘿嘿地笑了两声,出去拿水泼把?#24120;?#21448;回来读书。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开始补自己拖欠下的?#25105;擔?#20399;忠书说自己生病这几日,林诚义教了。正所谓读了增广会说话,读了幼学会读书。看后,再读其他书,很多典故自然而然的,就通晓了。

                这都是蒙学开基之书,古代学童必备。林延潮当下将书抱起,大声读了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  次日早学,不少学童还在抓耳挠腮,对着千字文的课文嘚嘚地背着。而?#34892;?#23398;童早已是背熟,一?#32972;?#31481;在胸的样子。

                众人读书之际,林延潮将庭院扫洒完毕,将竹扫把,竹篓搁好后,回到位置。

                他打了口呵欠揉了揉太阳穴,将合上。就算他记忆力惊人,又在挑灯夜战下,总算将全书四卷背了两卷,再给他一晚就能背完。要知道一本幼学琼林比论语还厚了几分。

                不久林诚义步入学堂,扫了一眼当下道:“再过半个月,督学大老爷将至社学,整饬学业,大家从今日起,不可怠慢,需加紧念书才是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林诚义此言一出,学童们尽是哗然一片。过去督学按临各地,其职责除了整饬当地学风外,还进行观风、?#21987;懟?#25918;告、岁考、科考。其中下乡到社学整饬学业,就属于观风。

                只是林延潮没料到洪塘社学这么微末的学校,竟然?#19981;?#35753;学政亲临,果真还被侯忠书一语说对了。凭着上一世工作经验,林延潮明白这领导下基层视察无二,有人是战战兢兢,有人却觉得是出人?#36820;兀?#39134;黄腾达的机会。

                林延潮看去好几个学童,这时候都目光发出异光,神色上露出激动紧张来。

                砰!林诚义拿戒尺一拍道:“从今日起,我会更严苛要求你们,现在将书本都收上来,今日默书千字文!”

                全部学童一片哗然,林诚义这是不?#20945;?#22871;路出牌。昨日只说了背书,而默写可比背书难了不是一个层次啊。

                众学童苦着脸?#33618;?#35838;文尽数上交,回到桌位上。

                a

                h

                ef=

               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!<

                a><a><

                a>

                (快捷键:←)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(快捷键:→)
               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、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!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,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!
                本站所有?#31456;?#23567;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!情节内容,书?#26391;?#20854;个人行为,与爱书网立场无关!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?#19968;?#32852;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                澳门星际赌场

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el7lk"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1. <mark id="el7lk"><ruby id="el7lk"></ruby></mark>

                <mark id="el7lk"><pre id="el7lk"><td id="el7lk"></td></pre></mark><pre id="el7lk"><strike id="el7lk"></strike></pre>
                  <mark id="el7lk"></mark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listing id="el7lk"></listing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"el7lk"></code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eter id="el7lk"></meter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el7lk"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mark id="el7lk"><ruby id="el7lk"></ruby></mark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ark id="el7lk"><pre id="el7lk"><td id="el7lk"></td></pre></mark><pre id="el7lk"><strike id="el7lk"></strike></pre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ark id="el7lk"></mark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listing id="el7lk"></listing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"el7lk"></code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eter id="el7lk"></mete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英国5分彩开奖结果记录 体育彩票代理 福建31选7开奖结果今晚 彩票极限投注技巧 江苏快三大小 平码平肖 六肖中特最准网站 查福建31选7开奖结果 福彩3d 不收费幸运飞艇qq群 福州十三水技巧 pk10大小单双预测 云南十一选五前三值走势图带连线 福彩中心开机号牛彩网 哆啦a梦超级棒球传